全面实施天然气是否可靠,水煤浆你造吗

日期:2018/03/27  点击:240 次
   长久以来,工业燃煤是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最大“元凶”。这一点也成为全社会共识。但对于如果有效控制工业燃煤污染的认知,一直以来却存在偏差。业内专家指出,尽管导致雾霾的最大“元凶”是工业燃煤,但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消费形式短期内无法撼动,因此包括煤炭生产、主要耗煤行业在内的众多企业近年来均开始研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但均集中于清洁燃煤发电、煤基能源深度转化、热电联产集中供热等领域,针对工业燃煤锅炉尤其是工业窑炉污染控制方面的技术则未受到充分重视。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常委、中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毅表示,“大气十条”已提出“淘汰10蒸吨以下燃煤锅炉”的政策,相关部委也出台了工业锅炉领域的节能环保改造实施方案。但另一污染载体工业窑炉则似乎被忽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工业窑炉每年消耗的煤炭量多达2-3亿吨,其主要的污染载体——前端的传统煤气发生装置每年所产生大量的粉尘、二氧化硫和含酚剧毒废水量。基于此,未来要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就必须控制工业窑炉污染。
  推进“煤改气”治理雾霾正在面临左右为难的困境。
  “当前很多地方以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推进"煤改气"来治理雾霾,但执行政策过程中容易出现"一刀切"的现象,所有工业燃煤项目一律严控用煤指标,而改天燃气又遇到气价贵、供应不足的矛盾,无奈之下,很多工业企业就只有停产待工。”3月10日,广东科达洁能(60049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边程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这个现象在京津冀周边尤其突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科学院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的《关于加快推广工业炉窑领域前端清洁技术的建议》中表示,应当加大非电领域工业窑炉的前端源头控制及清洁生产力度,加快替代落后技术装备,制定或修订煤气化(000968,股吧)过程的设备及污染物排放标准,以提高“十三五”期间灰霾治理工作的治本之效。
  “如果把煤炭从整个能源结构中抽出去,中国的能源安全靠什么来保障?恐怕是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他表示,“当前现实中对煤炭的利用还处在粗放阶段,所以我们特别强调要清洁利用,集约化利用,提高煤炭利用的集中度。”
  王毅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近年来,已有一些新型清洁煤气化技术如模块化梯级回热式气化、CXL气化、U-GAS灰熔聚气化等,可以替代高污染的固定床煤气炉,显著提高陶瓷、玻璃及氧化铝等行业的能源利用效率、减少污染产生,同时降低企业生产成本。
  强化落后煤气发生炉的淘汰与环保监管。修订《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以煤气发生炉作为工业炉窑领域淘汰落后的突破口,将未配备环保设施的落后煤制气工艺技术装备列入淘汰类的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定期发布重点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的“负面清单”。同时制修订煤气发生炉领域的设备产品及污染物排放标准。针对煤气发生炉制定污染物排放标准,制定工业及居民清洁煤气产品标准,确定清洁煤气产品成分指标和质量控制指标。
  加大在重点行业推广新型煤气化技术的政策支持。进一步制定完善《工业领域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行动计划》的配套政策,针对陶瓷、玻璃、氧化铝等工业炉窑领域重点行业建立环保“领跑者”制度,同时全面实施先进清洁煤气化技术改造,加快制定新型煤气化技术替代的路线图。借鉴火电行业的环保价格政策,对实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改造的企业按照用煤基准或改造项目用资比例给予合理补贴;建立促进先进煤气化技术应用的市场化机制,将传统固定床煤气发生炉污染物治理成本通过价格传导机制真实融入企业经营成本中,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外部环境成本内部化,提高企业采用清洁煤气化技术的积极性。